【国民娱乐每日礼金gm777.top,河南22选5走势图中大奖】我们为您提供河南22选5走势图注册,河南22选5走势图投注,河南22选5走势图app,河南22选5走势图平台,巨华彩票开户,充提快速,操控简单,为河南22选5走势图彩民服务!

 
中文簡體   中文繁體   舊版回顧
首 頁 > 新聞中心 > 專題專欄 > 精品文萃


近代國歌詞話

思公
【字體: 】【2010-9-12】 【作者/來源 《晚清盡頭是民國》】 【閱讀: 次】 【關 閉
 
      國歌在不少國家已存在幾百年了,如英國的《上帝保佑女王》、法國的《馬賽曲》、美國的《星條旗永不落》等,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國家政治長期較穩定的特征。那么,中國的國歌是如何演變的呢?
 
           《普天樂》

  中國第一首國歌嚴格講不能算國歌,可能僅算個國曲,在法律上也沒被正式認可過,那是曾國藩的兒子曾紀澤在出使英、法時為適應國際慣例,自作主張地創造了一個國歌應付一時之需。這聽起來有點可笑,但在清朝與西方比較隔絕的情況下,也沒什么奇怪的。曾紀澤不愧是曾文正的長子,曾國藩的數十萬言家書沒有白寫,兒子后來很有出息,雖然不如老子有顯赫的武功,但成為開風氣之先的國家英才。他屬于最早睜眼看世界的那批人,在后來的洋務運動中,成為開明干練的名臣,特別是在大清最初的與西方外交和國際交流領域,都是開拓性人物。他是近代少有的通過外交談判爭取了國家利益的大臣,在新疆索取回伊犁和部分領土,避免了戰爭。他在19世紀70年代出任駐英、法公使期間,為北洋海軍買了不少鐵甲軍艦及現代機器。曾紀澤選擇的國歌詞曲都沒有文字記載,估計本身并沒填詞,這首稱為《普天樂》的國曲,不太清楚是什么樂曲。當時有一種民間流傳的叫《普天樂》的古曲,很喜慶,據說來自古老的宮樂。還有一種是著名的佛樂《普天樂》,又稱《贊禮五佛》。這首佛樂倒是有歌詞:
  “折腰慚,迎塵拜;备鶋粲X,苦盡甘來;ㄒ蚕矚g,山也相愛。萬古東籬天留在,做高人輪到吾儕,山妻稚子,團欒笑語,其樂無涯!
  不管是民間的《普天樂》,還是佛教的《普天樂》,樂曲都很優美,當國歌并不損國格,而由曾紀澤首推出有史以來的國歌,開風氣之先,也是正當其人。
 
           《李中堂樂》和《頌龍旗》

  被稱為第二首國歌的《李中堂樂》,稍有點滑稽。曾紀澤的國歌并沒有被朝廷認可過,所以在1890年至1900年當中興名臣李鴻章出訪外國,碰到演奏國歌場合時,中方提供出來了一首《李中堂樂》。李在那個年代是個蜚聲海外的中國官員,他不僅眼光開闊,興辦了許多現代事業,他的才識也是公認的,是舉世認可的政治強人,號稱“東方俾斯麥”。他是中國最早出訪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俄國、美國等國家的最高級中國官員。李鴻章每次出訪,在當時國際外交上一般都是引起轟動的外交大事。他本人風度不錯,排場威嚴,應對得體,除了一些東方習俗引起些好奇,還是很受各西方國家尊重的,所訪各國的國王和元首都給了他很高禮遇。
  清朝的刑律是很詳細和嚴酷的,但在國歌這種新事務上顯然沒有相關法規,要不然僅憑《李中堂樂》,非治李鴻章一個大不敬的死罪。且不說這個國歌將“李中堂”當名字,而且其歌詞是取材于唐朝詩人王建的一首絕句:
  “金殿當頭紫閣重,仙人掌上玉芙蓉。太平天子朝天日,五色云車駕六龍!
  把大唐歌頌皇帝的詞安在清朝腦袋上,還稱為“李中堂樂”,他不是成皇上了?要不是李鴻章能在外事上一手遮天,弄出個文字獄,他還真不好辯解。當然,李鴻章也就是在海外抖抖威風,在國內還是不敢造次。由于清朝一直沒有國歌,有時候在國內需要應景,就把陸軍的一首叫《頌龍旗》軍歌當國歌用,這首《頌龍旗》的歌詞寫得真不錯,詞曰:
  “于斯萬年,亞東大帝國!山岳縱橫獨立幟,江河漫延文明波;四百兆民神明胄,地大物產博。揚我黃龍帝國徽,唱我帝國歌!”
  可惜作者無法考證了。
 
            清朝的國歌

  清朝有過一首真正的國歌,但這首在宣統三年清政府倒臺前公布的國歌,似乎有點像是喪歌了,這首國歌是著名的維新思想家嚴復作詞,多少表示朝廷的一點開明政治態度。嚴復在晚清是傳播西方文化的重要思想家,他本是出洋學習海軍的,但回來致力于翻譯西方政治制度、學術思想等著作而出名,他翻譯的赫胥黎的《天演論》、亞當·斯密的《原富》、孟德斯鳩的《法意》等,在中國思想界掀起巨大風暴,弱肉強食、適者生存成為警醒國人的強心劑。嚴復在當 是個思想巨人,有“西學圣人”的美名,但行動上似乎是個有些糊涂的人。他對君主立憲制度迷信得很固執,堅持中國需要個君主權威,在清王朝垮臺后,他甚至鼓吹袁世凱稱帝,成為鼓吹帝制的籌安會六君子之一。
  嚴復為清朝作的第一首正式國歌,沒什么亮點可稱,不僅時間不合時宜,歌詞也泥古用典。1911年,梁啟超的那種文白相雜的文風 就風靡文人之中,嚴復還引經據典地恪守濃重的文言之風,歌詞既不通俗,也不上口。且看他所作的清帝國國歌:
  “鞏金甌,承天幬,民物欣鳧藻。喜同袍 清時幸遭,真熙皐,帝國蒼穹保。天高高,海滔滔!
  這歌詞還真得加注,“金甌”是河山、國土的意思,“鞏金甌”是鞏固國家的意思。比較難解的是“鳧藻”,典出《后漢書·杜詩傳》,“上疏:陛下起兵十有三載,將士和睦,士卒鳧藻”,這個詞意是野鴨在水藻中戲嬉!懊裎镄励D藻”連同上句“承天幬”可語譯為:“承皇天庇護,民和物都欣欣然如野鴨在水藻中戲嬉那樣和樂!薄拔醢w”也是個費解的詞,“熙”可為熙悅,“皐”是光明貌,“熙”喻太平盛世。整個歌詞很不通俗,甚至有點不祥、不吉利之兆,什么鞏金甌,蒼穹保,最后來個天高高,海滔滔,真應了幾個月后的辛亥革命了,所以說是喪歌也無不妥。這歌既沒有用過,也沒流傳,少人知道,我看對嚴復未嘗不是件好事。這大清國歌可算嚴大思想家的一個敗筆,不如那首代國歌的陸軍軍歌《頌龍旗》。
  清朝國歌混亂,到1911年最后滅亡的一刻才有了國歌,多少看出中國近現代化過程的緩慢。相比和我們處于類似狀態的日本,西化其實比中國還晚點,但在國歌上就可看出對國際化的反應敏銳。1870年代,曾紀澤在倫敦、巴黎奏《普天樂》那會兒,一位在日本的英國樂手芬頓聽說日本沒有國歌,主動譜了個曲子,一個日本海軍上尉在一本詩集中選了首詩當歌詞,這就是著名的《君之代》,后經過些修改,1880年就定為了國歌,直到今天,比中國早了三十年。
 
           《五旗共和歌》

  1911年10月10日,武昌舉義,隨后于1912年元旦在南京成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,孫中山從海外歸來就任臨時總統。那時國內局勢還在混亂中,權力并沒有統一,所以有些象征性的事反變得很重要,政府成立后立即由蔡元培負責選定國旗、國歌等事宜,在內部討論定了個五色旗為國旗,國歌則選了江蘇政府民政廳次長沈恩孚的歌詞。沈一直從事教育工作,在上海和江蘇小有些名氣,辛亥革命后進入臨時政府任職,他的詞成為國歌,可能沾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光。這首中華民國臨時國歌名叫《五旗共和歌》,歌詞如下:
  “亞東開化中國早,揖美追歐,舊邦新造。飄揚五色旗,民國榮光,錦繡山河普照。我同胞,鼓舞文明,世界和平永保!
  這個臨時國歌看來是個急就之作,水平很一般,在國歌里寫上“揖美追歐”,意思是好意,但實在不妥,多少有點長他人威風,貽笑大方。另外,“鼓舞文明,世界和平永!,也有些文不通、理不順?磥砩蛳壬啪哂邢,不堪國歌作者之任。
 
           《中華雄踞天地間》

  幾個月后,南北議和成功,清帝遜位,袁世凱當選首任民國大總統。老袁好不容易把國都從南京爭定到北京,《民國約法》 國歌、國旗就不好意思馬上改了,都保留下來。直到1915年,通過“二次革命”袁世凱把國民黨的勢力都驅逐,國家相對穩定統一了,袁廢棄原來那首南京臨時政府擬定的國歌。那首國歌是比較蹩腳,但袁世凱更換的國歌更為不堪,這首新國歌無論其作者還是歌詞都不怎 樣。新國歌名叫《中華雄踞天地間》,歌詞很短:
  “中華雄踞天地間,廊八埏,華胄從來昆侖巔。江湖浩蕩山綿連,共和五族開堯天,億萬年!
  這首詞空洞無物,而且說中國人“從來昆侖巔”,昆侖山位于青藏高原,民間傳說昆侖山是神仙之地,是說中國人從來似神仙,還是說中國祖先都來自昆侖山,此句不知從哪說起。最有意思的是這新國歌公布沒多久,又被偷偷改了一句詞,原來那句“共和五族開堯天”給改成“勛華揖讓開堯天”。別看就改這么一句,里面可是有大學問。這年袁積極籌備恢復帝制,把1916年改成洪憲元年,自己準備登基當皇帝,他對國歌里“共和五族開堯天”覺得不對勁,所以改成“勛華揖讓開堯天”。這里“勛華”是中國古代堯、舜皇帝的別稱,《尚書·堯典》稱堯為“放勛”、舜為“重華”,后合稱堯舜為“勛華”。堯曾讓位給舜,故稱“揖讓”。這么一改,袁世凱當皇帝成了清朝揖讓來的皇位,開了新的堯天,辛亥革命被一筆抹殺了。
 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袁請了一個滿族貴戚蔭昌作歌詞。袁世凱還是比較能識人和會用人的,但在國歌作者的選擇上,找蔭昌來寫,是個荒唐之舉。蔭昌是滿洲正白旗人,生于北京城。小時候入讀京師同文館德語班,畢業后曾在奧地利、德國學軍事,回來進入北洋軍,又去武備學堂,升至總辦。袁世凱在小站訓練新式陸軍,請蔭昌推薦軍事人才,他推薦了在武備學堂畢業的學生馮國璋、段祺瑞和王士珍等。他和袁世凱關系很好,袁世凱任山東巡撫時,義和團爆發,蔭昌曾到山東袁的麾下幫辦軍務。蔭昌才具平平,一直在軍中任職,但沒打過仗,仗著滿族親貴,后升至陸軍部右侍郎、尚書職。袁世凱一直把蔭昌當朋友、親信甚至恩人。光緒皇帝死時,囑咐弟弟載灃報袁世凱戊戌年出賣自己的大仇,載灃當上攝政王,就要殺袁世凱,蔭昌曾多次為袁求情,最后把袁開缺回籍放過。而蔭昌兼管袁的北洋軍,對袁的親信給予保護,使袁的勢力幾乎無損。武昌起義爆發,北洋軍馮國璋、段祺瑞兩支精銳被調去平叛,朝廷委派蔭昌督師,但他南下先到河南彰德洹上拜見袁世凱,使軍隊處在袁的遙控下。后袁世凱出山,組織內閣,命蔭昌為軍咨府大臣,兼管陸軍。民國政府成立后,蔭昌雖然沒有實權,但仍在軍界任職,被授陸軍上將,是唯一的滿族上將。他有很多榮譽頭銜,包括總統侍衛武官長。另外,袁的民國和前清小朝廷打交道也常委托蔭昌去辦,他拜見遜位的小皇帝,常先鞠躬,再磕頭,說前一個是代表民國的,后一個是代表自己的。這么一主成為國歌作者,不大合適。
  蔭昌一生軍伍,并沒什么文才,不過是喜歡書法,字寫得不錯,但寫國歌應該說人和文都很不夠格,也就是和老袁的交情輪上他,好在國歌總共沒幾句,湊合寫,湊合看吧。但他也沒忘拍拍馬屁,來個“開堯天,億萬年”。
 
            《卿云歌》

  袁世凱死后,接任大權的多是他北洋的老哥們兒,一時沒好意思馬上把那個《中華雄踞天地間》廢了,還給他留些面子,但隔了幾年改國歌就提到日程。1920年,徐世昌任總統、段祺瑞任執政期間,下令改國歌,由教育部征集選定,選半天也沒有中意的,想起在1913年開國會時曾用過的一首《卿云歌》,決定用它。這首歌歌詞很短,但很美,總共就四句:“卿云爛兮,*縵縵兮,日月光華,旦復旦兮!蔽仪懊孀I諷了幾首國歌,好像有點刻薄,一 之見而已。但這首國歌,我倒是非常喜歡。
   這歌出自于中國古代一個美麗的故事,在帝舜時代,大禹出去治水,成功歸來,舜決定把皇位禪讓給禹,并親自唱歌慶祝,百官齊和!吨駮o年》所記載的情景:”于是和氣普應,慶云興焉,若煙非煙,若云非云,郁郁紛紛,蕭索輪  ,百官相和而歌卿云,帝乃倡之曰:'卿云爛兮,*縵縵兮,日月光華,旦復旦兮。'群臣咸進頓道曰:'明明上天,爛然星陳,日有光華,弘于一人。'帝乃再歌曰:'日月有常,星辰有行。四時從輕,萬姓允誠。于予論樂,配天之靈。遷于賢善,莫不咸聽。'手鼓之,軒手舞之。菁華已竭,褰裳去之!斑@首舜帝所作的《卿云歌》的意思是:絢麗繽紛的云霞喲,彩綢般布滿天空。光芒萬丈的日月啊,普照大地, 天一天沒有窮盡。該歌由旅居北京的比利時音樂家歐士東(Jean Hautstont)譜曲,正式成為國歌。歌詞作者沒敢寫虞舜,干脆空著。我不記得在哪個老 子里聽過這首歌,反復唱,印象很好。
  歲數大的人對這首國歌都記得比較熟,但北洋政府也沒存在幾年,后來幾年,連個總統都沒有,由段祺瑞以執政當權。張作霖進京,以安國軍政府大元帥名義行使中華民國政府權力,這國歌隨著北洋政府在1927年垮臺,也壽終正寢了。
 
            《三民主義歌》

  北洋政府垮臺后,張學良在東北易幟,國民黨基本統一全國。國民黨在那時候也是革命黨,以后中國的國歌都帶著些革命色彩。革命歌曲激昂有力,振奮人心,要是選好了很不錯,像法國的《馬賽曲》、美國的《星條旗永不落》都是例子;但是如果把斗爭對手太具體化,就難保持長久性。比如《星條旗永不落》是和英國戰爭時的歌曲,如果歌詞把英國臭罵一頓,也就難流傳到現在了。
  孫中山在南方的政府曾經把《國民革命歌》當作臨時國歌,那歌可是風靡一時,更激烈,估計不少人都耳熟能詳。歌詞為:“打倒列強,打倒列強,除軍閥,除軍閥;努力國民革命,努力國民革命,齊奮斗,齊奮斗!1928年,國民黨得了天下,這歌不好當國歌,就成立了個委員會,專門選擇國歌。結果也是難產,一選兩年過去,還定不下來。最后還是越聽越覺得那首黨歌《三民主義歌》順耳:
  “三民主義,吾黨所宗。以建民國,以建大同。咨爾多士,為民前鋒。夙夜匪懈,主義是從。矢勤矢勇,必信必忠。一心一德,貫徹始終。
  它從黃埔軍校訓詞,再成為黨歌。1930年暫定為國歌,反對的人也不少,國家畢竟不是一黨之國家--難怪后來人們總稱黨國黨國的。但那個黃埔軍校訓詞寫得真是鏗鏘有力,名義是孫中山題的,但據說是胡漢民、戴季陶、廖仲愷、邵元沖合作寫的詞,我猜應該是戴季陶主的筆。
  戴季陶是國民黨的第一支筆,辛亥革命前就以戴天仇為筆名屢發大文,他有句名言:“不被封的報館,不是好報館!八褪Y介石是鐵哥們,兩人的兒子蔣緯國、戴安國都弄不清楚誰是誰的。戴是個才子,是個大激進派,給孫中山當過秘書,曾信仰馬克思。但他很怪,說是只忠于孫中山,不能入共產黨,也許他按手印加入了國民黨之前孫成立的中華革命黨,效忠孫中山一人,不便違背誓言。但在20年代他很親俄左傾。黃埔軍校成立,他任政治部主任--后來周恩來接的任,估計孫中山那篇訓詞,主要由他捉刀代筆,因為孫的中文不太強。后來戴季陶反共也最激烈,代筆替蔣介石寫了《中國之命運》,成為國民黨頭號文膽。戴當過不短時間的國民黨宣傳部部長,這老兄不僅常親寫鼓動文章,還寫了不少歌詞,比如《偉大精神》、《同舟共濟歌》、《日行一善歌》等歌曲,在當時非常流行。
 
            《中華民國國旗歌》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由戴季陶作詞、黃自譜曲的《中華民國國旗歌》歌詞是:
  “山川壯麗、物產豐隆,炎黃世胄,東亞稱雄。毋自暴自棄,毋故步自封,光我民族,促進大同。創業維艱,緬懷諸先烈,守成不易,莫徒務近功。同心同德,貫徹始終,青天白日滿地紅。同心同德,貫徹始終,青天白日滿地紅!
  這首歌被正式定為中華民國升旗歌,凡國慶軍隊、機關、學校等升旗專用,比國歌唱得都勤,而且更朗朗上口。
  那個國歌的作曲是上世紀30年代全國征集來的,作曲程懋筠,江西省新建縣人,17歲時便隨其兄程懋型赴日本留學,就讀于日本東京音樂學院,主修聲樂,兩年后兼修作曲。1926年,學成歸國,先在中學任教。1929年后,歷任浙江省立湘湖師范學校音樂科主任、杭州英士大學音樂教師,后至南京中央大學教育學院任藝術系主任兼聲樂副教授等職,后任南昌國立中正大學音樂教授、上海國立幼師聲樂教授、上海美專聲樂教授等。解放后默默無聞。國旗歌的作曲黃自,30年代也是風云一時的音樂人,早年留英學的音樂,回來從事音樂教育,寫《游擊隊員之歌》的賀綠汀,是他的學生。黃自在抗日戰爭期間譜寫的《抗敵歌》,是當時全國傳唱的著名歌曲,看過影片《一寸山河一寸血》的人,會對片中的那首插曲《抗敵歌》留有深刻印象。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。ㄕ浴锻砬灞M頭是民國》思公著,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年9月版)
上一篇團隊核心人物的凝聚力 。 下一篇誰來拯救我們的大學
Copyright © 2002-2009 阜陽職業技術學院版權所有
地址:安徽省阜陽市阜南路465號 郵編:236031 聯系電話:0558-2181325 傳真:0558-2181580
網站制作維護:網絡中心| 皖ICP備08003483號
河南22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