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簡體   中文繁體  
首 頁 > 新聞中心 > 專題專欄 > 學術園地


建設緊密型職教集團路徑研究(作者:孫馳 管舒)

——以阜陽職教聯盟建設為例
【字體: 】【2015/8/3】 【作者/來源 伊老師】 【閱讀: 次】 【關 閉
 
摘  要:2014年,以阜陽職業技術學院為龍頭、阜陽市中職學校和部分知名企業參與的阜陽職教聯盟成立,標志著阜陽市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,但職教聯盟尚未形成規范化運行體系,成員單位間未形成緊密合作關系。本文通過分析國內外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概況,總結阜陽職教聯盟的成效與不足,試提出建設緊密型職教集團的途徑與方法。
關鍵詞:集團化辦學;阜陽職教聯盟;緊密型職教集團
 
    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是指政府、職業院校、行業、企業為加速發展,在場地、設備、師資、技術、信息等方面進行資源整合,通過緊密合作,優勢互補,依靠集群優勢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,是在職業教育改革不斷深入的大背景下實現職教資源優化配置,提高人才培養質量,提升社會服務能力的必然趨勢和有效舉措。
 
一、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由來與發展
 
    國外的職業教育起源于英國,在20世紀60、70年代進入高速發展期。1973年,美國成立了國內首個職教集團——阿波羅職業教育集團,隨后,集團化辦學在世界各地推廣開來,盡管并沒有提出“集團化辦學”的概念,但職業院校在辦學模式上已經逐漸呈現出集團化特征。20世紀80、90年代,國外集團化辦學進入成熟期,逐漸形成政府主導、院校主導和行業企業主導三種形式,并形成多樣化、特色化的發展模式。德國“雙元制”辦學,由國家立法支持,學校和企業合作育人,學生三分之一的時間在校學習理論,其余時間在企業實訓。澳大利亞的“新學徒制學院”,學生與雇主簽訂培訓合同,完成在校學業、企業見習和培訓機構培訓。此外還有印度的NIIT集團、英國的城市技術學院、德國的“跨企業培訓中心”和“技術轉移中心”等,都是發展完善、特色鮮明的職教集團。
我國的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始于20世紀80、90年代。1992年北京成立旅游職業教育集團,開創了國內職教集團化辦學的先例。近年來國家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支持職業院校集團化辦學的文件,大力支持集團化辦學。在政策保障支持下,我國職教集團快速發展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全國已建職教聯盟700多個,覆蓋100多個科研機構和50%以上的中職院校、90%以上的高職院校。以城帶鄉、城鄉聯動的“河南模式”,城鄉結合、三段培養的“海南模式”,校企合作、工學結合的“天津模式”和臺灣地區的“區域產學合作中心模式”都是較為成熟的職教集團化辦學模式,取得了突出的辦學成效。2006年,我省召開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座談會,省教育廳出臺《安徽省教育廳關于組建職教集團的若干意見》(教辦[2006]5號),開啟了安徽省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序幕。全省首批4個職教集團分別由安徽省汽車工業學校、安徽化工學校、安徽高醫專和安徽經濟技術學校牽頭組建,共涉及汽車、化工、衛生和經濟技術4個大類。如今我省的職教集團已發展到20多個,形成了以合肥為中心、輻射帶動周邊,以公辦中高職學校為龍頭,企業和協會共同參與的運行局面。
    2014年,為貫徹國家和我省相關職教政策文件精神,優化整合阜陽市職教資源,針對我市職業教育普遍存在的辦學規模小、層次低,重復建設、質量不高,專業趨同、特色不鮮明,招生就業面臨雙重困難的現狀,在市政府統籌指導、市教育局協調下,以阜陽職業技術學院為龍頭,阜陽市21家高職院校、縣級職教中心、省級以上重點師范職業學校,縣、市行業協會和17家骨干企業為主體的阜陽職教聯盟成立。
 
二、阜陽職教聯盟的辦學成效
 
    阜陽職教聯盟成立后,加盟院校依托統一平臺進行資源共享,創新人才培養模式,逐步打破部門之間、城鄉之間、校企之間的界限,行業企業優勢互補,抱團發展,資源共享,合作共贏,形成阜陽職教合力。
建立中高職和企業三方交流溝通機制。先后多次召開中高職及企業三方共育人才專題研討會、“校中廠”、“廠中!苯ㄔO工作座談會、校企合作推進會等一系列深化合作的專門會議。參會的成員單位就新形勢下集團化辦學、人才培養模式創新等問題進行深入交流探討,共同擬定職教聯盟模式下中高職銜接的企業訂單班實施方案,積極搭建校際、校企對接的立交橋。
加強教育教學改革,實施中高職專業對接和人才共育。作為龍頭單位,阜陽職業技術學院與阜陽工業經濟學校、阜南柴集職高、阜南二職高等中職學校進行相關專業對接,共同制訂五年一貫制人才培養方案,整合多門專業核心課程,制定中高職銜接的專業教學標準和課程標準,推進中高職教育在人才培養規格、課程體系、教學內容、實習實訓等方面的銜接。承擔阜陽市中職學校多個專業教師培訓100余人次,培訓實習實訓指導教師50多人,接收學生實習實訓6000人次,下派多名專業骨干教師赴中職學校支教,累計時長1200學時。聯合申報省級中高職對接實踐教學基地。阜陽衛校自2013年9月整體并入阜職院以來,經過一年多的實踐和摸索,兩校在醫護類中高職教育上緊密對接,實現辦學模式新突破。
(三)搭建工學結合平臺,深化校企合作。以職教聯盟為平臺,以阜陽職業技術學院國家骨干院校項目4個重點建設專業為突破口,校企共建“校中廠”、“廠中!, 形成支撐有力的合作新載體。建立教師駐企工作站制度和校內企業工作站制度。在成員單位建立多個教師駐企工作站,設立校內企業工作站和技能大師工作室,實現學校與合作企業的人才、設備、技術共享,文化互補,管理互通,為學生搭建實訓與就業對接平臺。建立健全校企人員互聘機制。聘任成員單位的100多位企業專業技術人才和能工巧匠擔任兼職教師。通過人員互聘,進一步強化校企對接,提升人才培養質量。與本地大中型企業構建雙向對接體系,實現“訂單式”人才培養。校企聯合設立“華潤雪花啤酒班”、物流定向班等。引企入校,利用阜陽職業技術學院骨干建設重點專業(專業群)的優勢與企業共建華潤雪花啤酒車間、金種子白酒車間等“校中廠”。在成員企業建立多個校外實訓基地和教學車間。進一步完善學生頂崗實習工作。采用小學期、分段式、帶薪實習等新型實踐實習方式,校企合作共育人才。
(四)以國家骨干院校建設為契機,不斷提升職教聯盟社會服務能力。2012年阜陽職業技術學院國家骨干院校項目獲批立項。三年建設期內,學院圍繞高職教育集團化辦學開展了大量工作。成立阜陽市釀酒工業研究會,與企業共建省級釀酒工程技術實踐教育中心、阜陽市數控機床服務中心、機電服務中心、種苗生產示范中心等4個以技術開發與服務為主要功能的校企合作技術服務機構。校企合作科研開發,聯合申報橫向課題,通過多種渠道把工作經驗和研究成果向聯盟成員單位推廣,共享專業建設成果。積極開展社會培訓和職業技能鑒定。職教聯盟成立以來,阜職院培訓中心年培訓各級各類工種上萬人次,職業技能鑒定站新增設備70臺套,鑒定面積增加值1000平米。
 
三、阜陽職教聯盟亟待解決的問題
 
    阜陽市職教集團化辦學盡管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但結構較為松散,尚未形成規范化的運行體系,面臨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,需要統籌處理,重點突破。
(一)政府主導仍需發力。由于我市職教聯盟屬于非法人社會團體,對聯盟內成員沒有法律約束力,完全依靠成員自覺自愿推進集團化辦學很難實現,因此政府的引導激勵十分必要。政府應盡快出臺和健全相關政策,使之更具可操作性,明確對于集團化辦學的具體途徑、監督保障、優惠措施等方面的具體意見,形成有效監管體系,以強力助推我市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進程。
(二)聯盟組織結構松散。聯盟內部各成員間責、權、利尚不夠明確,成員單位間的關系較為松散,人、財、物等有形資產的統籌調配存在一定難度,對公共事務的管理能力不足,成員單位間依然存在資源重復使用等問題,這些直接影響了聯盟集團化運作優勢的體現。成員學校專業設置門類多樣,學校與行業企業很難做到工學緊密對接,不能為企業帶來直接、顯著的經濟利益,行業、企業參與的積極性不高,也成為限制集團化辦學的瓶頸。
(三)聯盟自身特色不鮮明。早在上世紀,國外職教集團在辦學實踐中就注重突出集團的辦學特色。近年來,我國各地的職業教育集團也開始走特色化道路。在辦學目標上,黑龍江省農墾職教集團、長春市機電職教集團、成都市機械制造職教集團等,都有一個明確的內涵建設目標。在辦學模式上,河南省職教集團“以城帶鄉、城鄉聯動”模式,天津職教集團“校企合作、工學結合”模式等,都是較為成熟的特色化模式。我市職教聯盟的成員盡管包括本市及周邊縣市區的高職、中職院校、行業和多家大中型企業,社會服務、生產經營的范圍較廣,但特色不夠鮮明,功能性不突出,缺乏明確的目標定位,在全國眾多的職教集團中很難做到脫穎而出。
 (四)面臨生源減少危機。由于人口增長率逐年下降,普通高校擴招,職業院校生源數量